David Hsu

大學念的是數學,卻因為長期對人工智慧的夢想與憧景,進了台大資訊工程研究所。碩士畢業那年,剛退潮的人工智慧研究被風起雲湧的Internet與多媒體取代了,無路可去之際,剛好又因緣際會參與了一個關於資訊化社會的研究,種下了後來進入了台大商學研究所博士班讀起組織與管理的種子.... 取得博士學位之後,沒有進入學術圈工作,反而在指導教授的介紹之下,來到一個大型的媒體集團,當起了資訊長與策略長的工作,從此,展開了我在媒體與資訊科技的融合與創新之旅的新里程
David Hsu has written 2 posts for SoLoMo Team

SoLoMo環境下的行動支付創新才正要開始..

兩週前說到我不認為 Apple 會拿 NFC 來做為行動支付的主力技術,現在又得到一個證據。Apple 買下 AuthenTec 啦!換句話說,關於行動支付的一個關鍵問題:安全與身分辨識,Apple 應該是打算拿生物辨識為主體的新技術來代替以實體晶片片為主的NFC!(請參考為何Apple 買下AuthenTec)由於生物辨識不需依賴特定的硬體識別,所以可以應用的範圍更大,除了應用在資訊安全之外,只要搭配 Passbook 與 Bluetooth 4.0 這兩套以軟體為主的架構,就可以很容易處理各種行動支付的應用情境中,所需要的資訊交換格式與設備連結標準。

舉例來說,傳統上,信用卡的取授權途徑是持卡人把卡號交給商家,然後商家把特約店代號,交易金額,信用卡號,有效月年,安全識別碼,這五個資訊送去收單銀行取授權,如果授權成功,就會得到一個授權碼。商家的POS 接這把這個授權碼記錄在該筆訂單中,標示已經授權成功。過幾天之後,商家在集中一個批次中把某一段時期取得的授權碼,傳給收單行,進行請款。如果請款成功,就表示該筆訂單完整結案。

在這樣的流程中,最大的安全漏洞就是持卡人要把信用卡交給商家去取授權。如果中間被盜刷,被側錄,都有可能造成後續的偽卡交易。在過去,流程一定會這樣設計的原因在於:與收單行連線是昂貴的設備與資源。但是,在Mobile internet 盛行的今天,與收單行的連線為什麼一定是要從商家端進行呢?直接從消費者端的設備(也就是智慧型手機與App)來進行,不行嗎?

我們可以想像,新一代的商家POS ,可以在消費者要結帳時,倒過來把訂單資訊(商家代號,訂單號,價錢,內容),透過Bluetooth4 傳遞給消費者手機上的某個App,然後這個App必須先經過一個生物特徵辨識(如AuthenTec 的觸控指紋)程序成功後,才會把消費者預先輸入的卡號資訊,傳給銀行去取授權。取完授權之後,App 把授權結果透過Bluetooth 更新給POS,然後完成支付。

在這樣的過程中,消費者的卡號不需要透漏給銀行之外的任何人,而是以加密的方式儲存在App 中,然後把商家的資訊傳給銀行。如此一來,消費者可以不用帶一堆卡片,而是透過App 來管理這些卡片資訊,然後在結帳時,透過這個App來決定要使用哪一張卡片支付可以得到最多的優惠。而且,就算是手機弄丟了,因為沒有生物辨識的特徵,也無法使用這個App 去取出卡號。此外,這個 App 甚至可以幫忙做消費記錄的管理…..繼續延伸出去,這個App 還可以在消費者剛走入店家時,就從BT 4 接收到本日的最新推薦….或者在還沒有到店家時,就從App 去購買或訂閱商家的優惠活動,然後下載到 Passbook 中….等到達店家時就可以直接領取….

在各式各樣的應用情境中,我們可以發現:Passbook 將會扮演各類票証資料格式的角色;而BT 4 技術將會扮演設備之間聯繫溝通的物聯網的角色;至於生物辨識,則扮演個人資訊安全的角色。而這三個角色的組合與控制,都完全平台化與軟體化,合乎蘋果一貫的策略模式,不僅可以讓各種不同型態的SoLoMo 商業應用與創意發揮到淋漓盡致,而且沒有獨厚某家App 或銀行或營運商的顧慮。而最終的大贏家,當然就是消費者與Apple 囉。

廣告

關於 Passbook 與 NFC,其實 Apple 與多數人想的不一樣…

Passbook 到底是什麼?它與現在的票券,優惠券 App 有衝突嗎?它跟行動支付有關係嗎?六月份蘋果的WWDC 公布了Passbook 之後,一如往常的,沒有仔細看清楚資料,就急著下評論的人還真是數不清。尤其是大陸不少自稱從事iOS 上優惠券軟體的開發者,居然會對媒體抱怨Apple 此舉扼殺他們的未來,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事實上,Passbook 不是一個 App,而只是一種特殊的資料夾。Apple 幫所有開發票券與優惠券的開發商,定義了一個標準的「動態資料格式」,只要合乎這個資料格式的,都可以出現在passbook 裡面。傳送的方式可以藉由App,甚至可以藉由 email.。消費者只要打開passbook 就可以看到不同的 App 或網站所送來的票券優惠券。至於這些票券拿到店家或現場時,還是要有對應的商家端系統來掃描與處理,Passbook 並沒有硬性定義商家的後台要如何處理這個部分。

換句話說,Apple 並沒有介入關於區域商家如何發行票券,與如何處理票券的商業行為與邏輯。

  • 舉例來說,高鐵也可以把本來的網路訂票與語音訂票的結果,都利用email 送一份與Passbook 格式相容的資料給iPhone 的用戶。那即使這個iPhone 用戶沒用過高鐵的App,他還是可以透過iPhone 的信箱收到這張票,然後在搭車時打開passbook中的高鐵車票去過閘門。
  • 又例如說,飲料店也可以在網路或App 上賣一張一千元的儲值會員卡。然後把會員卡用passbook 的格式送給買主的 iphone。買主日後只要打開passbook 就可以跟店家換飲料。此時,店家端的POS必須配合有一個功能,可以讀取passbook 上的會員卡號或QR Code,然後扣除交易金額之後,去更新該會員卡的餘額。消費者就可以從passbook 上直接看到該會員卡還有多少餘額可以用。

所以,passbook 可以與支付有關,也可以無關。完全看發行票券的 App 或商家後台如何處理。Apple 並沒有直接涉入這些非常區域化與特別化的業務,反而是去讓想做這類業務的公司,擁有一個更方便的工具與協定。也因為如此,所以 passbook 對於原本就在做電子票券的App 開發商或服務商,都只會有利而無害。不管它原來是用票券做會員卡,做車票,還是做支付憑證。都會因為passbook 而得到更多的機會與方便。換句話說,Apple 此舉合乎其一貫的策略:建構一個有利於整個經濟生態系的技術。

從相同的角度來看,我們也不難理解 Apple 為何遲遲沒有進入 NFC 行動支付的市場:也正因為此舉不利整個iPhone 生態系的發展! 聽不懂嗎?沒關係,先舉一個例子,大家就會懂。前一陣子,HTC 與 國泰世華還有悠遊卡,合作了一款 NFC 手機。只要拿這款手機,搭配特定的 SIM 卡,就可以直接用手機代替原本國泰世華悠遊卡聯名卡的功能,還可以透過手機上的App 知道悠遊卡餘額。聽起來很酷吧?那Apple 為什麼不做類似的事情?以Apple 的能力,應該不是做不道,而是不願意做。Why?

  1. 對消費者而言,與擁有一張具備信用卡功能的悠遊卡相比,消費者改用手機做一樣的事情,真的有比較多的便利嗎?
  2. 如果NFC 晶片是放在iPhone手機上,這樣做表示Apple 一定要與某個信用卡發卡銀行,以及某個行動支付收單公司合作。問題是,Apple 這麼大的公司,要選擇跟誰合作?金融產業那麼多巨頭,不管跟誰,都是得罪沒有合作的絕大多數。Apple 固然富可敵國,比起龐大的金融體系,還是本分一點的好。
  3. Apple 如果不跟銀行合作,就是乾脆自己開起金流公司。但是,全世界各地,對於信用卡發卡,收單,以及行動支付公司的法律規範都不一樣。Apple 也許可以在北美拿到相關執照,自己開起金流公司,但是其他區域呢? Apple 再狂妄,也不會認為自己可以與各國政府與各國的金融機構對抗。
  4. 簡單的說,NFC 支付,其實是一種把金流與硬體晶片綁訂的技術。對於Apple 這種希望大量利用App 軟體來創新各類應用,然後讓本身的硬體平台處於不敗之地的策略,這種過度依賴特定硬體晶片的支付技術顯得過時而且也沒有意義。
  5. 如果 NFC 支付晶片,是做在 Micro SIM 卡上,而不是做在手機上。那其實跟 Apple 也沒有關係。只要電信營運商支持就好了。但是如此一來,這與直接拿悠遊卡,或者裝悠遊卡背夾的差異就不大了。

基於上述的理由,我們不難理解,Apple 為何不推需要硬體配合的 NFC 反而出了一個完全依賴軟體的passbook。

最後,如果撇開支付不談,NFC 固然還是可以用在物聯網的相關應用。不過,關於物聯網的應用,Apple 應該更鍾情於利用藍芽而不是NFC,這點從 iPhone4S 領先同業內建 BT4 就可以獲得驗證。

優質評鑑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