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地性 Local

This category contains 7 posts

關於 Passbook 與 NFC,其實 Apple 與多數人想的不一樣…

Passbook 到底是什麼?它與現在的票券,優惠券 App 有衝突嗎?它跟行動支付有關係嗎?六月份蘋果的WWDC 公布了Passbook 之後,一如往常的,沒有仔細看清楚資料,就急著下評論的人還真是數不清。尤其是大陸不少自稱從事iOS 上優惠券軟體的開發者,居然會對媒體抱怨Apple 此舉扼殺他們的未來,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事實上,Passbook 不是一個 App,而只是一種特殊的資料夾。Apple 幫所有開發票券與優惠券的開發商,定義了一個標準的「動態資料格式」,只要合乎這個資料格式的,都可以出現在passbook 裡面。傳送的方式可以藉由App,甚至可以藉由 email.。消費者只要打開passbook 就可以看到不同的 App 或網站所送來的票券優惠券。至於這些票券拿到店家或現場時,還是要有對應的商家端系統來掃描與處理,Passbook 並沒有硬性定義商家的後台要如何處理這個部分。

換句話說,Apple 並沒有介入關於區域商家如何發行票券,與如何處理票券的商業行為與邏輯。

  • 舉例來說,高鐵也可以把本來的網路訂票與語音訂票的結果,都利用email 送一份與Passbook 格式相容的資料給iPhone 的用戶。那即使這個iPhone 用戶沒用過高鐵的App,他還是可以透過iPhone 的信箱收到這張票,然後在搭車時打開passbook中的高鐵車票去過閘門。
  • 又例如說,飲料店也可以在網路或App 上賣一張一千元的儲值會員卡。然後把會員卡用passbook 的格式送給買主的 iphone。買主日後只要打開passbook 就可以跟店家換飲料。此時,店家端的POS必須配合有一個功能,可以讀取passbook 上的會員卡號或QR Code,然後扣除交易金額之後,去更新該會員卡的餘額。消費者就可以從passbook 上直接看到該會員卡還有多少餘額可以用。

所以,passbook 可以與支付有關,也可以無關。完全看發行票券的 App 或商家後台如何處理。Apple 並沒有直接涉入這些非常區域化與特別化的業務,反而是去讓想做這類業務的公司,擁有一個更方便的工具與協定。也因為如此,所以 passbook 對於原本就在做電子票券的App 開發商或服務商,都只會有利而無害。不管它原來是用票券做會員卡,做車票,還是做支付憑證。都會因為passbook 而得到更多的機會與方便。換句話說,Apple 此舉合乎其一貫的策略:建構一個有利於整個經濟生態系的技術。

從相同的角度來看,我們也不難理解 Apple 為何遲遲沒有進入 NFC 行動支付的市場:也正因為此舉不利整個iPhone 生態系的發展! 聽不懂嗎?沒關係,先舉一個例子,大家就會懂。前一陣子,HTC 與 國泰世華還有悠遊卡,合作了一款 NFC 手機。只要拿這款手機,搭配特定的 SIM 卡,就可以直接用手機代替原本國泰世華悠遊卡聯名卡的功能,還可以透過手機上的App 知道悠遊卡餘額。聽起來很酷吧?那Apple 為什麼不做類似的事情?以Apple 的能力,應該不是做不道,而是不願意做。Why?

  1. 對消費者而言,與擁有一張具備信用卡功能的悠遊卡相比,消費者改用手機做一樣的事情,真的有比較多的便利嗎?
  2. 如果NFC 晶片是放在iPhone手機上,這樣做表示Apple 一定要與某個信用卡發卡銀行,以及某個行動支付收單公司合作。問題是,Apple 這麼大的公司,要選擇跟誰合作?金融產業那麼多巨頭,不管跟誰,都是得罪沒有合作的絕大多數。Apple 固然富可敵國,比起龐大的金融體系,還是本分一點的好。
  3. Apple 如果不跟銀行合作,就是乾脆自己開起金流公司。但是,全世界各地,對於信用卡發卡,收單,以及行動支付公司的法律規範都不一樣。Apple 也許可以在北美拿到相關執照,自己開起金流公司,但是其他區域呢? Apple 再狂妄,也不會認為自己可以與各國政府與各國的金融機構對抗。
  4. 簡單的說,NFC 支付,其實是一種把金流與硬體晶片綁訂的技術。對於Apple 這種希望大量利用App 軟體來創新各類應用,然後讓本身的硬體平台處於不敗之地的策略,這種過度依賴特定硬體晶片的支付技術顯得過時而且也沒有意義。
  5. 如果 NFC 支付晶片,是做在 Micro SIM 卡上,而不是做在手機上。那其實跟 Apple 也沒有關係。只要電信營運商支持就好了。但是如此一來,這與直接拿悠遊卡,或者裝悠遊卡背夾的差異就不大了。

基於上述的理由,我們不難理解,Apple 為何不推需要硬體配合的 NFC 反而出了一個完全依賴軟體的passbook。

最後,如果撇開支付不談,NFC 固然還是可以用在物聯網的相關應用。不過,關於物聯網的應用,Apple 應該更鍾情於利用藍芽而不是NFC,這點從 iPhone4S 領先同業內建 BT4 就可以獲得驗證。

廣告

SoLoMo 的第一堂課

網際網路正式進入 SoLoMo 時代

每一個網路發展階段所發展出來的創新名詞,都有它的精神與定義。Web 1.0 網際網路時代重視內容服務與創造,Web 2.0 重視群體創作、交流共享 ( Blog )、Social 社群時代重視人與人的社交互動、SoLoMo 時代則重視虛實整合與商務結合。清楚每個時代所要表現的目的,才能掌握趨勢的發展與脈動。

SoLoMo Taiwan 第一堂課

SoLoMo 在海外,已經發展的相當多元,包括泰國都有專屬的網站介紹這個發展趨勢。在台灣,SoLoMo 熱潮也將要開始運轉。想掌握這三位一體的行銷趨勢,千萬不能錯過 SoLoMo 的第一堂課。了解更多的APP 型態與未來發展、行動電子商務趨勢、手機購物、以及 SoLoMo 的行動行銷串連。

行銷講座資訊

主辦 : 工商時報
時間 : 2012/7/31 (二) 14:00 ~ 17:00
地點 : 集思台大會議中心  洛克廳 ( 台北市羅斯福路四段85號B1 )
講師 : appWorks 創辦人 林之晨 (Jamie)、SIMSIX CEO 丁禹勝 (Vincent)
網址 : http://www.solomo.tw/Seminar/01/

感應式的生活新體驗-初嚐SoLoMo

NFC 近距離感應

『感應』、『非接觸』生活圈令生活便利許多。不論搭捷運、搭公車、停車、搭高鐵還是小額付費,只需要簡單、輕便的載體,即可免除大多數使用行為,著實讓人陶醉其中,尤其當這種感應服務越便利,相對越容易『觸發』人們各種衝動性的消費意願。

近距離感應支付

比方說停車時,我大多喜歡選擇有『悠遊卡』扣款的停車場,因為離開停車場時,我不需要翻遍皮包找票卡、事先準備一堆零錢、排隊跟一堆人等繳費、最後還要慢慢等機器吐發票,使用者經驗被提升到2個動作就完成上述的行為,僅需拿出+放入即可完成,實在相當悠遊。

甚至是台灣高鐵推出的『手機通關EXpress』,讓我在購票後不需將任何紙面的票卡從口袋取出或放回,借由本來已經在手上的智慧型手機,讓通關機器『感應』一下即可順利通關,省却手持票卡、置放票卡的行為,同時替我留下數位資料,可作為日後出勤、出差參考記錄之用。

『近距離感應支付』由『感應』可簡化其支付動作,完成最多原本可能要發生的付款行為。比方說,一次看起來再單純不過的感應扣款,可卻能夠同時記錄下何時、何地、何物、金額等資訊,而這些資訊可彙整起來成為憑長寄帳簿的內容。

From Future to The NFC

再者是逐漸在市場上要開始播種、萌芽的『NFC』服務(英文全名為:Near Field Communication),雖然目前還有很多門檻需要跨過,不過『近距離感應』不只是用於支付時,很多『在地化服務』發展將會更加速的成長。舉例來說,到餐廳用餐,使用手機感應餐桌上的『NFC貼紙』,『嗶!』一聲即可以取得折扣券、會員卡、傳輸個人用餐喜好、累積客戶消費經驗等。另外則是可以用來經營老客戶、忠誠客戶,像是客戶到餐廳服務櫃台,感應一下NFC貼紙,馬上從手機中顯示出過去消費記錄並提供給服務人員看,可讓店家花上更多的心思在一些忠實的老客戶上。

NFC『近距離感應』實際之於應用面的設計、規劃並不複雜,人們僅需手持能夠感應NFC貼紙的裝置,經由『嗶!』感應一下的動作即可完成。該裝置能夠是智慧型手機或任何其他手持裝置。採用NFC解決方案,優勢在於人們僅須用最簡單的操作行為,將裝置靠近NFC貼紙上,便可以獲得相對資訊,資訊內容可透過網路上各種不同應用服務整合,例如資料的傳遞、記錄與回饋等,服務整合面向越廣泛,使用者被包覆程度越高,相對日後對服務依賴性也會逐漸變重。再加上國外目前針對NFC則已經設計相關支付服務,其加密、安全控管技術上算是相當成熟,手持裝置解決生活所有大大小小事將是一可預見、期待之未來。

NFC from Mobile + Location

實際於商務消費應用上,當然我更希望看到喜歡的東西即便沒有買,也可以『嗶!』感應一下,將商品資料記錄下來,如日後想買的時候,可以把資料調閱出來,看看該商品目前哪邊有在賣。舉例來說,還未到週年慶之前因各種理由沒有將喜歡的商品購入,但某些商品已經被我注意到,甚至是排入下次想要購買的計劃裡。周年慶一到,被我記錄的商品可能跳出通知訊息告訴我該商品近況有更新,我立刻看看記錄下來的商品還有沒有存貨跟折扣比例是多少,價格滿意,現場有貨的話肯定立刻線上訂購、衝去現場拿貨啊。到了結帳時,依然靠『嗶!』一下就完成交易,聽起來真是相當愜意。

Social + Location + Mobile

延續上面想法,再將社群整合進來。使用者感應『嗶!』之後,資料同步到他的社群平台,可能是Facebook,他的朋友就可以看到這個人目前在哪個百貨、那間門市、關注哪件商品,比起原本打卡還要打字、拍照片、選地點、按下送出的操作更加直覺。網友與網友之間互動將會真正走向『物與物』之間的關連,這對廠商來說多了一個宣傳曝光的管道,對於消費者來說,可作為分享個人喜愛與支持品牌的一種社交行為表現,進而轉化為一種具有『社群黏性』的內容。

上面勾勒呈現的情境,正符合『SoLoMo』想要發展的一種面貌與格局。

Apple iOS 6也玩SoLoMo?

6月11日上午10點,蘋果全球開發者大會 (WWDC)發佈了最新的作業系統 iOS 6。超過200項新功能,也看得出來蘋果iOS也正在對SoLoMo這部分概念開始有更多的著墨。

So – 徹底整合Facebook許多功能(包括生日),一次設定多處應用。

  • Facebook已經徹底被整合到 iOS 6 作業系統當中。
  • 通過設定只需要登錄一次,所有的一切都將被建立起來。
  • 用戶可共用照片、地圖、iTunes鏈結和遊戲中心內容。
  • Facebook Events將被自動加入Calendar當中。
  • 朋友的生日也可被加入Calendar 中。
  • 電話號碼將出現在聯繫人名單。

Lo – 變更3D Map與導航,更能反映在地化資訊。

  • 蘋果已經放棄使用 Google 地圖,轉而使用自主開發的地圖服務。
  • 該應用整合了 Yelp,商家資訊超過1億家。
  • 蘋果開發出路況服務,能夠顯示特定地區的突發事故和整體路況資訊。
  • 路況功能能夠使用來自iOS群體戶回饋的資訊,即時提供最新路況資訊。(這點可怕)
  • 智慧導航功能正在開發之中,結合上一點,目前的PND導航系統就不夠智慧了。
  • 彙集的路況資訊將會讓蘋果地圖應用提供即時估計到達時間。(完美)
  • 地圖能夠在關閉螢幕下繼續運行,能夠與Siri完美的配合,並能找到特定街道名稱。

Mo – 提供PassBook服務,讓行動商務落實。

  • 收集用戶所有的身份票據,如登機牌、門票和優惠券等,透過手機即可展示與使用。
  • 能夠與其他應用協同工作,如星巴克的應用或各種購買電影票的應用。
  • 目前合作品牌包括了星巴克、Fandango、美聯航、美國鐵路公司、蘋果零售店等。(美國為主)

而Siri語音秘書串連起上述的一切服務,並且增加了

  • 整合了來自雅虎的體育新聞,讓用戶能夠獲得最新的比賽資訊。
  • 與點評網站Yelp進行了整合,提供每個功能表專案的平均售價、評論和Yelp排名。
  • 同時還結盟影評網站“爛番茄”(RottenTomatoes),可向Siri詢問正在上映的電影。
  • Siri還將增加對新語言的支援,包括加拿大語、義大利語、中文語系等。

延伸閱讀 :
Google, Apple Battle Over ‘SoLoMo’
蘋果推Passbook,意在手機支付

淺談QR Code應用

愛因斯坦-直覺是上天賜與的裡物

QR-Code一個很多廣告、行銷人都不陌生的名詞,1994年從日本發跡,隨著日本手機行動應用逐漸成熟,QR-Code很快成為大多數日本人行動應用延伸的一部分,比方說大多的消費品廣告公司藉由QR-Code提供各更多優惠訊息,一些講求互動性高的廣告公司則是將QR-Code設計成活動操作的一環,引導消費者從Online走向Offline然後再導回Online。

舉例來說,過去較知名的廣告活動操作是讓使用者到處去尋找QR-Code,有點像是尋寶觀念,讓使用者四處收集廣告公司置放的QR-Code地點,收集到某種程度,使用者就會得到廣告公司送的大獎,在此之後再將消費者引回網站上取得某種特殊資格(ex. VIP Service)。聽起來是不是跟現在我們常用的打卡(Check-In)功能很像呢?

台灣廣告公司當時也不免俗的跟進採用QR-Code,只是QR-Code操作至今似乎都沒有什麼比較令人印象深刻的案例。主要原因在於早期QR-Code導入台灣時,行動裝置應用發展僅停留在鈴聲、照像、換彩殼上,網路環境還沒有那麼成熟,導致QR-Code推廣並未如想像中順利。直至今日,QR- Code還是很難成為人們生活習慣中的一部分。

QR-Code之所以在日本能被民眾接受主要因素為『網路環境』以及『使用習慣』。日本行動應用發展起步比鄰近國家都還要早,民眾早就習慣透過手機進行各式各樣的服務。日本在2003年時用手機寫Mobile Blog已經是種流行,反觀台灣當時還停留在用電腦寫Blog的階段。過去在台灣用手機上網根本是種惡夢、折磨,日本卻完全相反,行動網路相當發達。人們早就已經習慣藉由手機進行社群、社交行為。同樣的,在電信公司與廣告公司雙方面推動下,QR-Code快速融入日本人操作手機的行為之中,人們願意為了那些更多元的服務拿起手機拍照並讀取QR-Code的內容。

QR-Code如果無法成為習慣中的一環,那人們使用機率與頻率則會相對降低,因為使用意願驅動行為,意願未達驅動行為標準前,人們寧可選擇忽略、忽視。並非QR-Code不好,而是因為在廣告操作上,要傳遞的資訊相當多且廣,人們對於解讀資訊的能力又各有落差,如硬是要將QR-Code插入在廣告行銷操作之中,反而事倍功半。

再舉個例子,當一則廣告出現在大眾面前,人類感受較大的順序分別是動態影像、聲音、靜態圖像、文字及其他元素。QR Code未透過手機解讀前對人類來講那就像是完全未知的怪異符號,完全看不懂也不能理解那圖型的意義。所以當大量的廣告資訊傳遞到大眾面前,人們接受訊息的條件還是以自己看得懂、能理解、有感受的為主,這也是為什麼廣告公司重視的依然是與消費者間的溝通,透過圖像加文字來傳達訴求。

人們從眼睛注意到再轉化成相對反應,整個過程我們可以拆解成以下順序:
Phase 1. 注意
Phase 2. 注視
Phase 3. 接受
Phase 4. 處理
Phase 5. 思考
Phase 6. 決定
Phase 7. 反應
Phase 8. 行動

每一個階段都會成為人們產生拒絕、抗拒的理由,也因此當廣告中出現一段資訊是『更多完整的資訊請用QR-Code』時,多數人並不會真的採取相對行動,畢竟廣告對不少人來講有時已經是一種干擾,而我們的眼睛也會不自覺的忽略廣告,抽象的QR-Code更是容易被人們邊緣化。這樣說好了,不會有人看完廣告後,還想看更多關於廣告的資訊,正因為我們知道QR-Code背後可能藏的都是廣告的延伸訊息,所以也造成我們不願意去使用的主因。

除了我認為少數人可能會因QR-Code那神祕的符號引起自身的好奇心來驅使拿出手機拍照外,不然在我觀察中,大多廣告整合QR-Code的應用上似乎效果都相當有限。

所以QR-Code理想的應用範圍在哪裡?

替人們在平常生活中必然產生的行為裡插入一個理由。激發、增益這個理由,讓人們願意為了這個理由拿起手機拍下QR-Code取得她所想要的資訊,且讓該資訊回饋到他們身上。

舉一個曾經操作過的案例,某餐飲業者於消費者上門消費的過程中由店員提示消費者可以藉由拍下菜單、桌上的QR code取得7折的折價券或是免費取得一道額外精緻料理,消費者同時也必須透過所QR code導引到的頁面完成業者所提出的要求,例如加入會員、按下評價、分享給朋友等。

此一做法幫店家累積了潛在忠誠客戶,同時間也達到社群宣傳效果,而整個過程全部都透過店員當作觸發器來觸發消費者被動的認知,經由實際的溝通轉為主動的行為。雖然其效果有限,不過卻為店家帶入了一些不同的活力。

廣告企劃者要先認清QR-Code本身就是一項相當被動的元素,必須投入相對多主動要素才能夠觸發出QR-Code的效益,從人類最原始行為了解起就不難發現為什麼真正拍下QR-Code並讀取資訊的人較少,再從此來設計一個理由、條件來激發人們建立起與QR-Code之間的關係。

QR-Code早期應用跟打卡有異曲同工之妙,比起打卡,QR-Code能應用的層面相當廣泛,只是大多數的人對於QR-Code的認知還是太過於薄弱,一如多數人認為的LBS似乎只剩下打卡跟找在地服務而已,其實不然,只是QR-Code要能妥善設計在使用者行為之中才能真正的產生其效益。

(圖片來源:http://mediumsworld.files.wordpress.com/2012/01/albert-einstein-intuition.jpg)

優質評鑑文章